李国庆恩仇:赚钱的当当 翻脸的夫妇
来源: 网易号外   发布时间: 2019-10-24 16:29   3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夫妻公开翻脸、宣布离婚之后,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微博上公布了最新的诉求:

夫妻公开翻脸、宣布离婚之后,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微博上公布了最新的诉求:

1. 当当网是我李国庆创立和管理。

2.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3.俞渝不惜触犯法律,触犯道德底线的不实爆料私生活,她不是病了,希望影响公众舆论,为离婚分割股权给法院制造压力。

4.请大家等待法院判决。

10月19日凌晨发布的一条朋友圈,因为妻子俞渝的留言而火了。随后,李国庆连发两条微博回应俞渝。这对相识超过二十年的夫妻,个中苦涩与欢乐,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过去二十多年里,不论是作为当当网创始人,还是作为夫妻,李国庆一直是面对传媒较多的那一位。实际上,在2018年的一段时间内, 李国庆负责的新业务群归属到当当各部,他仅负责公共事务部(政府事务)。

而俞渝,甚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她仅在李国庆离开当当后,接受过一次时间较长的专访。没有人知道,日前李国庆在一次采访中“摔杯子”的事情,是不是俞渝这次决定“手撕”丈夫的导火索。

当当或俞渝更早一次公开“打脸”李国庆,还要追溯到2018年9月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涉性侵的事件。同年12月23日,李国庆在微博对此事的评论引发争议。次日,当当官方发文,强烈谴责李国庆的此番言论,并表示当当网已经要求李国庆将当当Logo,从他个人微博号等处删掉。

号外|李国庆恩仇:赚钱的当当 翻脸的夫妇

10月23日晚至24日凌晨,两人将对方私事公诸于众,互相指责对方说谎。目前真假难辨,但“傍家”“小三” “操纵媒体”“抑郁症”“武则天”等字眼,以及其他言辞激烈的表述,显示出长期以来,双方对彼此的不忿。

李国庆10月23日晚间的微博指出,他已于7月底向法院递提诉与俞渝离婚。网易财经获悉李国庆于7月18日提交离婚诉讼,俞渝将近两个月后收到法院传票后得知诉讼。对于离婚,李国庆10月24日在朋友圈表示,“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目前,双方争议的焦点除了私生活,还包括“踢出管理层”“股权被骗” “逼走副总”等。

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是在2018年1月15日被踢出管理层的,还回忆了前一日俞渝以及儿子三人看《雍正王朝》八王爷逼宫的一段俞渝则表示看这部剧是20年前。

当当方面表示,“踢出管理层”的事没发生过。5年多前李国庆、俞渝、管理团队商议决定李国庆退出管理。“2014年夏天,李国庆、俞渝达成共识,俞渝全面接管当当,李国庆为此与副总多次谈话,表达自己很快50岁生日了,退出当当管理决心已定。李国庆完全退出当当管理,2015年1月财年开始执行。”

对于当当的股权,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当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 32%,其中他持股27.5%,俞渝持股5%。当当私有化的时候,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后来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最后俞渝持股64%,李国庆27.5%

当当方面回应网易财经表示,不存在“股权被骗”不存在,股权在3年前就做了分割,2016年8月到9月,俞渝、李国庆和他们的儿子签署文件,分别持股56%、24%、20%。“商讨和文件签署历时几个月,律师、李国庆、俞渝、公司管理层多人参加,没有‘骗取’场景。”

此外,李国庆在日前的采访中提及,俞渝逼高管站队,“我离开后,一年半的时间四个副总辞职了当当方面回应网易财经,“逼走六个副总”一事没发生,当当管理层稳定。“过去6年,3个副总正常离职。”离开的原因包括品类业绩提升困难、违反公司招标流程、创业等。

夫妻激烈冲突的背后是股权的纠纷,更核心的问题是,当当的盈利正在转好。

当当网方面发给网易财经的最新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当当销售116亿,经营利润4.7亿;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6.1亿,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此外,当当网无负债”。下图为当当2015年至今的经营状况,数据由当当提供。

号外|李国庆恩仇:赚钱的当当 翻脸的夫妇

源起:共同创办当当网

网易财经曾于2018年10月中旬专访了李国庆,当时,他在当当仅负责公共事务部。几个月后,他公开信宣布离开当当,去做区块链。之后,展开早晚读书项目。

李国庆和俞渝两人相识于1995年,那正是贝佐斯在美国创立网上图书交易平台亚马逊”的时候。当时,他们都意识到网上图书交易的商机,4年后,两人携手创立了当当网2004年,当当以“中国的亚马逊”为名义登陆纽交所。

号外|李国庆恩仇:赚钱的当当 翻脸的夫妇

李国庆在之前网易财经的采访中说,创办当当前,他们关注到纽约的Yahoo Store,又看到美国亚马逊的兴起。“这种方式太奇妙了。原来我们书友会的一本小目录只能推荐80种书,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推荐20万种、100万种书,这是不得了的,当时非常兴奋,我们就等1997年办网上书店,当时中国只有100万网民,网速也很慢,情况还不成熟,到了1999年有800万网民了,我们说那可以去试试了。

当当做到了20年在图书这一垂直领域的深耕,并始终保持领先。但扩张的步伐一直有限。当时,李国庆提供了一组数据,他说,随着规模的扩张,当当的销售价格逐年下降,“第一个五年平均是72折销售,第二个五年平均68折,第三个五年平均65折,这两三年,恐怕都62折了。我们不像更多的互联网电商公司,一旦获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和地位就开始涨价,也是因为我们创始人能控制公司。如果被资本控制,那一定是利润最大化。在平衡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上,这是让我非常骄傲的。

分歧:连拒亚马逊、腾讯两大巨头

曾经的李国庆、俞渝夫妇很在意对当当的控制权。自从当当网2010年底在纽交所上市以来,多个互联网巨头曾抛出橄榄枝,从2004年的亚马逊,到2013年的百度,再到2014年的腾讯等,当当最终一一拒绝。

拼凑这些年对当事人的采访以及以及外界的报道,长期以来,李国庆主张独立上市、而俞渝则倾向于卖掉公司,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长时间无法形成统一意见。

对于这件事,两人的看法始终无法弥合。在近期的采访中,李国庆表示,当当作为中国第一批电商,依然还在,年活跃用户4000万,证明当当的战略是对的;俞渝则表示,在市场好的时候,她拒绝了市场,这是她犯下的战略性错误。

在面对亚马逊收购的时候,李国庆试图说服妻子兼股东俞渝,还有其他三家股东。“我说咱们现在不卖,因为卖中文书这点事儿,我比他懂。如果不卖,三年后公司的价值就不是1.52亿美金了,是5亿美金。他们都瞪着大眼睛说怎么可能呢,会不会被亚马逊打败呢?”李国庆在当时网易财经的专访中说。

此后,亚马逊收购了当当的竞争对手卓越,也没有改变他坚持认为零售跨国公司在中国难以生存的看法。彼时,法国零售巨头家乐福仍在亏损中。他的理由就是“他们不懂中国消费者”,“他们大公司的管理架构,派一个第八名的副总分管亚洲,中国这个公司销售额占2%,还得向日本人汇报,那我认为他搞不赢”。

不过,两年后,当当再次寻求融资的时候估值已到5亿美元了,又过了三年,上市后最高市值达到20亿美元。

2014年腾讯也曾有意入股当当网,希望占股33%,但李国庆只愿给25%,再加上其他因素,最终谈判未果。

“当时,马化腾提出占我们25%以上的股份,流量白给。我说不合适,你们家除了游戏就靠流量挣钱,我按市场价打三折就行”。但最后双方还是擦肩而过,李国庆坦言是因为当时的腾讯除了游戏之外只有QQ,而他认为QQ的流量对当当并没有那么大的价值。

当然,尽管外界站在今天点评他错失良机,但他仍然认为自己只是做出了彼时最客观的抉择,因为任何人都没想到腾讯后来诞生了微信这一流量利器。

另外让李国庆多次拒绝卖身的重要原因是,他一直不认可通过融资烧钱的方式去扩张市场。“当当的现金流是富余的,图书跟其他行业不一样,不是靠烧钱就能打赢。从8848到亿唐网都在图书上跟我们打过,他们烧掉的钱是我们10倍,为什么也没打过我们呢?

他认为烧钱抢份额对企业、行业都有直接危害。“烧钱在过去叫清空市场,就是把竞争对手都打出去。可你通过规模降低了什么,是降低了采购成本还是什么?如果没有较大的降低,你靠着亏损把竞争对手打出去了,然后靠提价(来弥补利润)。”

交替:扩张、私有化、进军实体

20151月,俞渝全面接手当当网管理,李国庆组建、分管的新业务群(网红百货、书店等),当当作为投资方出资1000万美元;同时放弃了李国庆之前尝试的母婴、商超等利润低、毛利低、履约成本较高的品类,逐步扭亏为盈。

2015年7月9日当当提出私有化2016年9月,当当网以约35亿元的整体估值从纽交所完成私有化退市。在当当赴美上市后,市值曾一度高达20亿美金,然而一年多后,当当市值跌倒了10亿美金以下,徘徊了很多年。很快,当当决定私有化,这在当时引发争议。

对于这个决定,李国庆曾向网易财经表示是因为:“第一,我们教育不了美国投资人,他们看不见当当价值,所以我们觉得美国市场不适合我们了,卖中文图书还是在更了解中文市场的区域去上市,我们可能更被看好;第二,当当早年是亏损的,只能选择美国上市,国内是不允许亏损公司上市,当当盈利了就具备了登陆的条件。”

10月23日晚间的留言中,俞渝提及,“我哭着坚持做完私有化,避免当当像聚美、唯品一样持续跌。”

此后,当当致力于将线上线下打通,让线下书店的消费者享受当当网一样的折扣价格。李国庆曾网易财经算了一笔账,实体书店中光是书加咖啡的模式并不挣钱,但可以做到的是,给当当引流,这样一年三个亿的市场经费能逐年省下来,另外还能给购物中心引流,所以购物中心甚至都免房租、补贴装修费或者全额装修,还能得到政府等支持政策。

号外|李国庆恩仇:赚钱的当当 翻脸的夫妇

尝试:海航收购

直到2018年初,海航收购当当的消息公布。当年4月12日,海航科技(600751.SH)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计划通过发行股份(40.6亿元)及支付现金(34.4亿元)的方式向俞渝、李国庆等购买当当科文100%股权及北京当当100%股权;同时,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0.6亿元。

消息一出,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焦点一是收购方,海航科技为海航集团旗下公司,它本身面临着负债率高的问题;二是交易的是当当网100%股权,其75亿元的估值也曾被质疑。

海航方面和当当网接触,要追溯到2016年底。 李国庆曾向网易财经透露,当当刚退市的时候利润大约9千万,我们(2016年)年终跟他们谈,说当年估计能达到1.5亿左右的利润,然后他们就给了90亿的估值。”他表示,主动的不止海航一家其他潜在的收购方也给出了14亿美金,既近90亿元人民币的估值。

俞渝在接受财新采访时也提及,除了海航旗下上市公司,海航集团对当当的收购整体交易对价达到90亿元。这一价格较当当私有化价格翻倍:“海航甚至透露过可以出更高的价格。”

根据当时的《交易预案》,当当网2016年度的净利润约为1.32亿元,2017年的净利润约为3.59亿元。2016年当当网的总资产约为34.54亿元,总负债约37.88亿元,资不抵债;2017年的总资产约为40.1亿元,总负债约为39.82亿元2017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当当网作为标的公司净资产账面价值3179万元,预估值75亿元,增值74.68亿元,增值率高达235倍。

关于为何选择海航,李国庆和俞渝对外的回答有相似之处。李国庆表示一是海航当时想发力旅游业,消费者通过网络预定机票和酒店时,未必选择的是海航,而当当的用户和流量对其大有裨益;二是海航每年的航旅旅客有9千万人,这9千万人与在当当消费过的近两亿用户会有很好的结合。俞渝则曾表示,第一是包括客舱资源在内的海航的流量,第二是“海航系”旗下的2000多家酒店,第三是海航在免税店化妆品的资源,以及海航答应俞渝提出的包括收购前三年不动管理团队,当当资金流留在自身业务体系,一半支付对价在境外支付的附加条件。

不过,在去年的采访中,在被问及当时如何下定决心将当当网全盘卖给海航时,李国庆说,“我不知道俞渝怎么想,我们有交流,但是我不能代表她说,我就说我怎么想。在一个企业里,我是大股东,又是创始人,跟着团队这么多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么多年了,有好多的束缚。”

改造比塑造难,那就干脆重新塑造。“所以这样,我拿一笔钱,我可以做一个全新的项目,当然还是文化和教育类。

此后,海航科技因为这笔交易收到上交所的二次问询,最终在2018年9月19日,宣布终止这次重大资产重组。网易财经了解到,这笔收购终止源于海航科技付款的时间节点,未能按时支付相应款项。

“分手”:当当无负债 李国庆创立书友会

根据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工商资料的变更记录,2019年2月14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由李国庆变更为俞渝。

在当当的股权上,穿透后,目前,俞渝持股64.2%,李国庆持股27.15%,分别为第一、第二大股东;剩下的8.29%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宜修企业管理中心所有。

离开当当后的李国庆,除了离开前就在关注的区块链项目,还展开了早晚读书的书友会项目。李国庆曾在今年2月关于书友会的一次媒体会中提及,书友会绝不要当当投资,也不跟当当发生什么战略合作

可以看到的是,百度搜索“早晚读书”,出现的第一条便是其在当当网的页面,但这个页面下没有其他内容,读书卡“立即抢购”的链接点击后显示找不到页面。直接在当当网也搜索不到早晚读书的内容。

早晚读书的主体公司是注册成立于2019年4月2日的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李国庆,注册资本5000万元。股权结构上,唐虓珲持股59%,刘浩宇持股40%,李国庆持股1%。在同日注册成立还有北京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李国庆,注册资本也是5000万元,唐虓珲持股60%,刘浩宇持股40%

李国庆和俞渝的分割,在工商资料上早已可见端倪。

根据天眼查,唐虓珲和李国庆的交集还有注册于2016年11月17日的陕西当当影业有限公司,由宿迁国略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100%持股,后者成立于2017年10月27日,李国庆持股99.9%,俞渝持股0.1%。

根据陕西当当影业有限公司的变更记录,2018年7月24日公司投资人由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变更为宿迁国略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俞渝,其2019年4月2日的变更记录则显示,李国庆退出该公司的董事。

此外,唐虓珲还是一家名为常州当当影视艺术工作室的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注册于2017年7月21日。网易财经拨打这家公司的联系电话,接电人表示注册登记的地址没有问题,但这里并不是常州当当影视艺术工作室,“(电话)冒用的吧”,她表示自己与唐虓珲并不相识。

唐虓珲还在杭州木马星座剧场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网易财经拨打该公司的电话,一个号码是空号,另一个号码接通后,对方表示打错了。

另一方面,当当网给到网易财经一组数据,当当2018年销售116亿,经营利润4.7亿;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6.1亿,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此外,当当网无负债”。

尽管李国庆和当当有很多分歧,但有一点,两人的表述趋于一致,那就是对夫妻搭档的看法。李国庆曾在采访中表示不赞成夫妻创业,俞渝也表示夫妻搭档绝对不是好的创业模式。

今日上午,当当网的微博是:本店无狗血,只有书香,并广告了促销活动。长安公司注册 代办长安公司营业执照 长安代理记账

205